8.0

2022-08-31发布:

欧美另类高清HD奇幻世界:护士照顾的週五

精彩内容:

星期五

  一周的工作又快結束了,上午一到公司,周娟娟就敲響了經理辦公室的門。

  「請進。」這是程序組的梁總工程師,暫時代理趙經理的工作。

  周娟娟慢慢推開門,梁工看到她,趕緊從寬大的辦公桌後站起來,微笑道:
「周姐,什幺事?」

  「那個……」想到又要嫁給自己的兒子,周娟娟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這兩
個小子真沒出息……肯定會被人笑的。

  「怎幺啦?有什幺困難嗎?周姐是我們公司的重要員工,如果有困難的話請
直說!」
梁工豪爽地笑道。

  「不是……那個,我要結婚了。」周娟娟低著頭,吞吞吐吐地說道。

  「哦?和誰?我們公司的嗎?」

  「不是……是我小兒子。」周娟娟越發不好意思起來,臉也紅了。

  「哦!喜事啊!恭喜恭喜!這幺說,你現在兩個老公都是你兒子?」梁工看
起來很開心。

  「是……那兩個小子沒出息,在外面找不到老婆,見笑了。」

  「哪裏哪裏。我看他們是看不上外面的女人才對,周姐那幺漂亮,誰願意丟
下周姐去找別的女人。」

  「哪裏……都老了。」聽著梁工的恭維,周娟娟開心了一點,擡起眼睛微笑
著看了他一眼,卻正對上灼熱的目光。

  「成熟的女人更美麗嘛。我也是和我媽結婚的。」

  「哦?」周娟娟有些驚奇地看著梁工。

  「呵呵,是啊。不過……要等陳玉回來才能讓你請假,行嗎?」

  「嗯,我知道,不然小蘭一個人應付不過來。」周娟娟笑著點了點頭。

  「周姐真是盡職。那幺,我記下了。」

  「那我回去上班了。謝謝梁工,麻煩你了。」周娟娟微笑著對著梁工鞠了個
躬,走出了辦公室。梁工則對著她窈窕的背影色迷迷地想道:「不如今天去讓她
服務一次?……」

  回到自己的性服務室,周娟娟發現門口的插槽上已經插滿了服務卡。本來每
周五就工作繁忙,加上她要結婚的消息肯定被梁工在設計部內部局域網發布了,
所以很多人趕著想和她做一次愛,畢竟婚假的話國家規定最少一個月呢,本公司
以人爲本,還多加十天……全薪。

  「杜豐,叁十歲。喜好:後入式、羞澀、胸射……」周娟娟看了看排在第一
位的信息,發出了請其前來接受服務的信息,繁忙的一天又開始了。

  足足滿足了十個人,已經離下班只有一個小時了,周娟娟也累得有些渾身酸
軟,子宮裏也像被精液灌滿了——今天的那些家夥,包括以前喜歡口爆、顔射的
那些人,幾乎全部都射到她子宮裏了……但是門口的卡槽裏還有兩張卡。周娟娟
正在遲疑該不該叫最後一個去找小蘭——她看到李小蘭門口的卡槽已經空了。這
時兩個年輕人一起來到她身邊:「周姐,沒時間了,我們兩個一起吧。」

  這種事公司沒有明文反對,一般都是睜只眼閉只眼。因爲普通員工一周只有
兩次機會,隨便剝奪一次的話,肯定會對員工的工作積極性造成嚴重打擊。周娟
娟只好笑道:「好,那你們一起進來吧。」

  進了服務室,周娟娟才想起來:「你們的愛好不一樣,我怎幺服務呢?」

  「沒事,我隨意。」高瘦的那個笑道。

  另一個比較黑壯的也笑道:「我也沒什幺特殊愛好,周姐隨意表現就行。」

  「嗯……那就對不起你們了。」

  「哪裏哪裏!」兩個人異口同聲,周娟娟微笑著走到他們面前,想了想,跪
了下來,仰起臉,將小手伸向他們的褲裆。

  很快兩人的褲子的解了下來,露出兩條黑紅的肉棒。周娟娟一手抓住一只,
輕輕地套動起來,並且張開櫻唇,將其中一條含進嘴裏。

  「周……周姐……」被口交的那個爽得渾身的汗毛根根直立,拼命的仰起頭
來。

  「聽說你要去考公務員了?」另一個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撫摸著周娟娟的秀
發,笑道。

  「啊……是啊……說不定周姐結婚回來我就不在了。」

  聽到他這幺說,周娟娟有些生氣,吐出他的肉棒,含住問話的那個。

  這家夥還沒注意到周娟娟神色有異,還在略帶得意地笑著:「當了公務員,
就可以每天都做愛了……雖說工資不高,不過福利還真是好啊。」

  「呵呵……」那個沒再說話,閉起眼睛,捧著周娟娟的臻首,全副身心都沈
浸在周娟娟高超的口技爲他帶來的快感。

  「行了,快下班了,我們開始吧。」先前那個笑著走到周娟娟身後,周娟娟
厭惡地翹起雪白的美臀,一聲也不出地任由他將滾燙的肉棒插進自己身體。想到
「公務員」這叁個字,周娟娟連淫水都沒了,陰道內有些幹澀,那個不由得有些
奇怪,笑道:「周姐累了?怎幺沒水。」

  「哼。」周娟娟冷冷地回了一句,繼續認真地爲眼前的男人口交。

  這下這家夥終于發現了周娟娟不高興,趕緊停止動作,問道:「周姐……怎
幺啦?」

  周娟娟吐出嘴裏的肉棒,沒好氣地搶白道:「挺好一小夥子,居然去當公務
員?沒出息。」

  「呃……周、周姐……我家裏叫我去考……拗不過,我就隨便考了下,肯定
考不上的……」

  「考不上還去考?每年幾十萬人考幾十個職位,你沒路子不是白搭嗎?真是
的,現在的年輕人怎幺都想著當公務員呢?」周娟娟不屑地冷笑了一聲,再次張
開小嘴含住了面前的肉棒。

  後面那個頓時沒意思起來,從周娟娟的小穴裏抽出肉棒,讪讪地笑道:「周
姐……我真不是想去當公務員……我就隨口說說的。」

  這次語氣還比較真誠……周娟娟也不想再給他臉色,吐出肉棒微笑道:「行
啦……姐也就隨口說說……現在的公務員就沒什幺好東西。姐其實覺得你不錯,
不想你變成那樣……」

  「知道啦……」

  「嗯……沒事,姐剛才心情不好,人也有點累,沒水……來摸摸姐的奶子就
行了……」周娟娟媚笑著站直了身子,驕傲地挺起豐滿的酥胸,年輕人馬上從背
後伸出兩只手,緊緊地握住那對高聳的豪乳,輕輕揉捏起來。

  面前的那個則摟著她柔潤的香肩,在她臉上,脖子上亂啃起來。在這前後夾
攻之下,周娟娟很快也情熱如火,春水橫流起來。

  「嗯……好……好啦……快下班了,你們來吧……一前一後?」

  「嗯!」兩個男人異口同聲,馬上兩只火熱的肉棒就深深頂進周娟娟體內。

  「好老婆!咦,怎幺啦?」周娟娟腰酸腿軟地打開家門,周亦正迎上前來,
馬上發現她狀態不好。

  「今天都知道我要結婚……搞了我一天……累了……」周娟娟軟綿綿地倒在
周亦正懷裏。

  「呃,那快點休息!」畢竟母子連心,周亦正心疼地抱著周娟娟走向臥室。
周娟娟無力地掙紮到:「沒事,等等……你哥昨天說有點事……今天告訴我們,
我給他打個電話。」

  「哦,那媽先坐會吧。」周亦正將周娟娟放到沙發上坐好,又跑去倒了杯熱
水送到周娟娟手邊。周娟娟喝了一口,心裏有些甜蜜:還是老公多好啊,就算出
門了一個,還有一個會疼我……

  撥通了周亦方的手機,電話那頭馬上傳來周亦方喘息著的聲音:「哎——媽
……嗯,我們做報道的時候出了點群體性事件——沒事沒事……我受了點傷——
哎呀,就傷了個腳趾。真的!現在在這個縣城的醫院……一星期就能好。你等會
先看新聞……叫小正上PP,我傳個視頻給他,你們就知道出了什幺事……不過
別外傳,看了就刪掉……好,等我回來再說。」

  周亦正在旁邊聽到了,已經拿來了筆記本電腦,上了網。很快聯系上周亦方:
「哥。」

  「恭喜你啊小正,不過今天不多說了,我傳個視頻給你,你自己看。」

  「好吧。」周亦正開始接收視頻:「這幺大?」

  「是啊,專業攝像機拍的高清視頻,當然大……兩個小時呢,又沒處理…
…行了,不說了。」

  接受這個視頻得兩個小時,周亦正把筆記本電腦放在茶幾上,坐到周娟娟身
邊,笑著伸手揉捏起她的香肩:「媽累壞了,我給你按摩吧。今天別做飯了,叫
外賣吃?」

  「不想吃外賣……一會我來做,沒什幺事……使勁點……今天一個家夥把媽
綁了一個多小時……又綁的緊……哎呀——沒事沒事……繼續。」

  「看會電視吧。」周亦正騰出一只手,打開了電視,每天這個時候所有的頻
道都在放同一個節目。周亦正笑道:「領導人都很忙的內容已經完了……現在該
放老百姓都很幸福了。」

  周娟娟不由得笑了起來:「貧嘴。」這時電視上開始播送一條新聞:「XX
省XX縣發生群體性事件,目前已經得到平息,XXX對此發表重要講話。」周
娟娟一驚,和周亦正對視一眼,兩個人都緊張地直起身來——那是充氣娃娃下鄉
活動的第一站,也是周亦方前去報道的第一站。

  鏡頭轉到一個熟悉的領導人身上,正在拿著一份厚厚的講話稿,抑揚頓挫地
念著:「……充氣娃娃下鄉活動是政府爲了解決廣大農村人口性需求的行動,體
現了心懷農村,心系百姓的深厚情懷。我國是唯一一個推行此類活動的國家,體
現了社會主義優越性。……」

  「無聊。」周亦正回過頭來,輕輕地爲周娟娟捶著背。周娟娟笑道:「別管
那幺多,先看完。」

  「……但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受到西方敵對勢力的收買,煽動廣大不明
真相的群衆,惡意攻擊黨的政策!在這裏,我要正告所有妄圖顛覆政權的反動分
子:不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哈哈……」母子兩都笑了。講話還在繼續:「……人民群衆的眼睛是雪亮
的。我們畢竟還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沒有條件爲每個男人安排一個女人,但
是比起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

  「剛剛還說我們不明真相,馬上又說我們的眼睛是雪亮的……看樣子我們不
是人民群衆。哈哈!」周亦正挪揄道。周娟娟趕緊道:「小正,這話可只敢在家
說。」

  「知道啦……沒看到什幺,等會看哥傳來的視頻吧。」

  這條新聞已經結束了,另一條新聞開始播放:「各地群衆喜迎嫖價上漲,紛
紛表示對生活影響不大……」

  周娟娟已經疲憊地閉上了眼睛,周亦正心疼地輕輕拍著她的肩,沒有再看電
視。看了電腦一眼,視頻已經傳送了百分之十。

  網絡的另一邊,周亦方也躺在特級護理病房的病床上看著電視。一邊看一邊
罵罵咧咧:「操……這糊弄得過去嗎……他們只想要女人而已……」

  骨折的小腳趾上傳來陣陣鈍痛,周亦方呲牙咧齒伸了伸腿,看樣子是走不了
路了。沒個人在身邊照顧,要挨餓了啊。

  正在愁眉苦臉的想著溫馨的家,每天回家都有周娟娟可口的飯菜……這時兩
個年輕的護士走進病房,稍微年長的那位微笑道:「周先生晚上好。我們是晚班
的護士,我叫董梅,這位是宋曉霞。」

  周亦方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我擦,這兩位護士穿得這幺清涼……白色的護士
服幾乎就是透明的,兩具凸凹有緻的白嫩胴體纖毫畢現,宋曉霞最少還穿著一套
黑色的內衣,看得出來是蕾絲的,董梅則完全真空,兩只肥嫩高聳的乳房曆曆可
見,看樣子比媽小不了多少……下身叁角地帶的黑色森林也幾乎一根根都能數清
楚。周亦方頓時忘記了疼痛,目瞪口呆:「啊?啊?」

  宋曉霞年紀比較輕,在周亦方的目光下也有些羞澀起來,垂下粉臉,潔白的
脖子也有些紅了。董梅則似乎見慣了這樣的目光,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掩著紅潤
的小嘴,嬌笑起來:「晚上就由我們來照顧周先生。」

  「呃,呃……」周亦方一時不知道說什幺好,結巴了一會,才想起來:「我
的那個同事怎幺樣了?」

  「她很好,觀察一天,沒什幺特殊情況就可以出院了。」董梅會說話的鳳眼
柔媚地看著周亦正,柔聲道。

  「嗯……對了,怎幺會……我一個人就安排兩個女護士來照顧?」周亦方知
道,這樣的縣級醫院所有的女護士加起來一般都不超過十人,白天就是兩個男護
士在他病房值班。

  「縣領導說了,省領導有指示,本縣發生的群體性事件給幾位記者造成了身
體傷害,非常抱歉,希望幾位記者海涵……今天太忙,一直在開會,明早再來看
望幾位。今晚就安排我們好好照顧大記者。」董梅輕笑道。

  「哦。」周亦方心花怒放起來:看樣子晚上有豔福了!這跟小腳趾斷的還是
值得嘛!這時董梅走到他身邊,俯下身子仔細檢查了一下他包著紗布的斷趾:
「嗯……看樣子沒什幺感染的迹象。」

  兩只豐滿的乳房就在周亦方眼前,正在透明的護士服內緩緩地搖擺。真大
……周亦方幾乎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摸,肚子卻咕咕叫了一聲。

  「呵呵……周大記者肚子餓了?」董梅直起身來,轉過頭對著宋曉霞笑道:
「小宋,去領一份營養餐來。」

  宋曉霞趕緊答應著出去了。周亦方緊緊地盯著董梅扭動著纖細的腰肢和肥白
的豐臀,也回到辦公桌前,開始記錄他的病情。

  很快宋曉霞就端著一只餐盤回到病房,走到周亦方床邊。周亦方坐起來就想
吃飯,董梅笑道:「哎,周大記者身上有傷,叫曉霞餵你吃吧。」

  這都可以?周亦方睜大眼睛看了宋曉霞一眼。齊耳短發,小巧可愛的臉蛋,
似乎已習慣了周亦方的目光,沒有再臉紅了,只是鼻尖上還有一片細細的汗珠。
清脆地答應道:「哎。」說著端起碗,拿起一只勺子舀起一勺雞湯送到周亦方嘴
邊。

  周亦方爽的都要飛起來了,這樣每天斷根腳趾都願意啊。張開嘴,宋曉霞微
笑著把雞湯送進他嘴裏,頓時把他狠狠地燙了一下,「噗」地吐了出來。宋曉霞
手一歪,一團熱湯頓時潑到周亦方已經因爲兩位護士的美色而將病號服的褲裆頂
起的帳篷上。

  「啊——」周亦方慘叫一聲,宋曉霞趕緊放下碗,手忙腳亂地幫他擦起來。
董梅趕緊跑過來,一對渾圓的乳球在護士服下蕩出一陣驚濤駭浪:「哎呀!怎幺
啦?燙著了?小宋,怎幺這幺不小心?」

  「對不起對不起!」宋曉霞小臉通紅,明亮的眼睛因爲緊張而蒙上了一層淚
光,董梅也忙不疊地道歉:「周記者,對不起,小宋才正式參加工作叁個月,本
來是不該叫她來照顧你的,可是我們小縣城的醫院,就我和她長得還不算醜,只
好安排我們來了……對不起啊!」

  「沒事沒事!」周亦方大度地笑道。董梅還在數落著宋曉霞:「你這樣以後
怎幺照顧那些老幹部?要知道我們女護士平時只給領導和離退休老幹部服務的!
那些領導脾氣大得很,你這樣的錯誤肯定會受處分的。」

  「對不起,周記者,護士長……我以後會小心的。」宋曉霞的眼睛裏轉動著
淚花,聲音裏也帶上了哭腔。周亦方不忍,笑著安慰道:「哎,董小姐,就原諒
新人一次吧,我真沒事。以後注意點就行了。」

  「幸好周記者大度,我來吧。」董梅從床頭櫃上端起碗,拿起勺子。宋曉霞
趕緊道謝:「謝謝周記者,謝謝護士長。」

  董梅點點頭,舀了一勺飯,道:「幫周記者清潔一下,你知道該怎幺做?」

  宋曉霞忙不疊地應聲道:「知道知道。」說著將周亦方的褲子褪了下來,爬
到病床上,就將頭埋到周亦方腿間,張開小嘴含住了他被燙軟的肉棒,開始幫他
舔舐著沾濕的殘汁。周亦方舒服得幾乎要呻吟起來,這時董梅則含了一口湯在嘴
裏,先餵了他一口飯,然後將紅潤的小嘴湊了過來,溫熱鮮美的雞湯就從柔軟的
小嘴裏緩緩地度了過來。

  簡直是神仙一樣。周亦方有些暈眩起來,食不甘味地嚼著食物,宋曉霞靈活
的小嘴已經將他身上的湯汁清理幹淨,正在含著他的肉棒一心一意地吸吮,剛剛
被燙的疼痛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肉棒在那溫潤的小嘴裏硬硬地脹大起來。

  受不了了……董梅再一次湊過小嘴餵周亦方喝湯的時候,周亦方伸出雙手,
隔著透明的護士服緊緊地抓住了那對豐挺的乳房,溫軟的乳肉頓時充滿了周亦方
的手心。

  「嗯……」董梅輕輕地喘息起來,但是手上還沒停著,繼續餵周亦方吃飯。
周亦方很快挑逗得她殷紅的乳頭挺立起來,夾緊雙腿也止不住流出一陣淫水。

  「周記者……先吃飯……吃完了飯我們再一起給你服務……今天晚上你想對
我們做什幺都可以……」董梅輕輕地喘息道。周亦方這才戀戀不舍地放開手,笑
道:「好。」

  狼吞虎咽地吃完飯,董梅笑著收起碗:「小宋,把這些收拾一下送走,給周
記者準備一套幹淨衣服,我幫他洗澡。」

  宋曉霞趕緊吐出周亦方的肉棒,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爬下床收拾好餐具,離
開了病房。董梅笑著幫周亦方脫光衣服,扶著他下了床,架起他的一只手臂:
「周記者,去洗澡吧。」

  摟著董梅成熟柔軟的身體,周亦方的肉棒就一直沒有軟下來過,一只腳又不
能落地,他只好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蹦跳著進了衛生間。董梅帶著他坐到一只凳子
上,放好熱水,也脫掉了透明的護士服,微笑道:「我來幫你洗澡吧。」

  「呃,腳上沒事吧?」周亦方看著自己纏著紗布的腳趾,苦笑道。

  「沒事……打濕了等會再給你重新包紮。」董梅笑著用熱水淋濕了周亦方的
身體,然後開始在他身上塗沐浴露。柔軟的小手輕輕地撫摸使得周亦方舒服得有
些渾身發軟,閉著眼睛仰靠在椅背上,腦子保持著空白,專心享受董梅的服務。

  很快另一種柔軟滑膩的快感就代替了小手的撫摸,周亦方張開眼睛一看,董
梅正垂著頭,捧著自己那對白嫩豐滿的豪乳,輕輕地擦洗著他的身體。兩顆硬硬
的乳頭輕柔地滑過皮膚,剛剛軟了一點的肉棒馬上又高高舉起。

  本就柔膩無比的乳肉粘著沐浴露,更加滑不溜秋。周亦方幾乎忘掉了呼吸,
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兩團又白又嫩的肉團磨擦著自己的身體。董梅微微揚起頭,看
到周亦方癡呆般的表情,不由得輕聲笑了起來:「周記者,舒服嗎?」

  「啊?舒服,當然舒服!第一次這幺舒服!」周亦方趕緊道。

  「周記者站起來一會吧,幫你擦背。」周亦方趕緊依言站起身來,轉過去背
對著董梅,馬上那對溫軟的肉團就貼了上來。

  「真舒服……」周亦方禁不住呻吟起來:「董小姐……第一次這幺洗澡…
…」

  「呵呵……」董梅還是輕輕地笑著:「還有更舒服的.好了,你坐好吧。」

  周亦方剛坐好,董梅就跪到他面前,捧著高聳的雙乳夾住了他勃起的肉棒,
慢慢地摩擦起來。

  以前雖然也乳交過,不過沒有在這幺刺激的情況下享受。周亦方早就忘了腳
趾上的疼痛,一條肉棒早就硬得快要爆炸了,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撫上董梅濕漉
漉的秀發:「受不了了……再來就要出來了……」

  「想出來就出來吧……周記者也有幾天沒做愛了吧?先在這裏出來一次,正
好洗幹淨,等會我和小宋一起再陪你做久一點……」董梅嬌笑著加快了摩擦的速
度。

  「好……董、董小姐……能不能射到你嘴裏……?」周亦方呻吟起來。

  「當然可以啊……我全身上下都可以讓周記者射精……」董梅說完,笑著張
開小嘴,含住了兩團雪白的乳肉中間露出的紅亮的龜頭,舔吸起來。

  雖然口技不如媽媽專業,不過多了一層乳交的快感,在董梅柔軟的小舌頭纏
繞之下,周亦方很快把持不住,長長地呻吟了一聲:「嗯——」積存數日的精液
就噴薄而出。冬梅趕緊擠緊自己的乳肉,飛快地套動起來,小嘴卻緊緊地含住周
亦方的龜頭,任由那滾燙的精液全數灌進自己的嘴裏。

  等周亦方喘息著射完精液,董梅才媚笑著緩緩吐出肉棒,含著一口精液仰起
臉來,嬌媚地看著周亦方張開小嘴,嫩紅的香舌在滿口乳白色的精液裏攪動了一
下,然後閉上小嘴慢慢地吞了下去。

  「董小姐……好爽啊……」周亦方恢複了平靜,笑道。

  「讓周記者爽是我們的任務……對了,我看了你的病曆,我比你大五歲哦,
你叫我董姐就行啦。」董梅拿起噴頭,開始細心地幫周亦方沖水。

  「哦,我也覺得董姐挺成熟的。那你叫我小周就行了,叫弟弟也可以。叫周
記者感覺挺傻的。」周亦方笑道。

  「嗯……那好吧,那我叫你弟弟好了。我自己也有個弟弟,我一直想和他結
婚的,結果他跑去和他中學的老師結婚了……」董梅幫周亦正沖幹淨身體,拿起
浴巾開始幫他擦水。

  「我要是有你這幺漂亮的姐姐,肯定不會和什幺老師結婚的!」周亦方瞪大
了眼睛。

  「哎,他說原來上中學的時候調皮,要不是那個老師總是用身體獎勵他,鼓
勵他進步,他肯定考不上大學……他說那時候他就決定要娶她了。——好了,我
扶你回床上吧。」

  兩個人出了衛生間,正看到宋曉霞低著頭坐在病床的床沿,董梅笑道:「小
宋,你也去洗個澡吧——對了,我建議你灌一次腸,今晚就讓小周幫你後面開苞
了吧。反正這次任務結束後你就要和我一起專門服務幹部病房了,到時候也免不
了被那些老幹部開苞……現在有這幺個大帥哥在這裏,總比那些老人好。」

  宋曉霞頓時滿臉通紅,周亦方趕緊道:「董姐,不必勉強,宋小姐看樣子年
紀還太輕了,讓她自願吧。」

  董梅扶著周亦方在病床上躺好,看著宋曉霞笑道:「女人總免不了這幺一天
的,小宋也滿十九了,不小了。行,既然弟弟說隨她,那就隨她好了。」

  宋曉霞趕緊站起來,低頭絞著白皙的雙手:「知、知道了……我會洗好的
……」說著逃命一樣地跑進了衛生間。

  「十九了還沒嫁人,難怪這幺害臊……」董梅笑著搖搖頭,走到護理台前拿
出一盤紗布藥水等醫療器械,回到病床前,幫周亦方換藥。周亦方笑道:「董姐,
你不穿衣服?」

  「你想我穿我就穿,你不想我穿我就不穿。」

  「呃——我還沒跟護士做過愛……董姐,你穿上衣服和我做愛好不好?」

  「嗯。等我給你換好藥吧。」

  「等會叫小宋也——哎呀!」斷趾上一陣劇痛,周亦方慘叫起來。

  「忍著點……好了!」董梅細心地幫他纏好紗布,收拾好工具,這時宋曉霞
已經洗好了,穿著一件普通的護士服走出了衛生間。董梅笑道:「小周,你是想
我穿成這樣,還是剛才那樣?」

  「曉霞穿這種了,你就穿剛才那種吧……把帽子也戴好行嗎?」周亦方壞笑
道。

  「嗯。小宋,你先陪小周一會吧。」

  「嗯。」宋曉霞沒有再那幺羞澀,大方地走到周亦方病床前,斜坐在床沿:
「周記者,想看什幺電視嗎?我幫你換台。」

  「最近有部電視叫《步步精腥》好像不錯……」周亦方其實無心看電視,眼
睛一直在盯著宋曉霞護士服下擺下露出的那段白嫩的大腿。

  「好。」宋曉霞開始習慣了他的目光,按了幾下遙控器,電視畫面馬上切換
到了一個古代宮廷的場景,一個宮裝美女正趴在桌子上,宮裝的下擺撩到腰間,
一個模樣高貴的年輕男子正從她兩片渾圓的臀間激烈地抽插著嬌嫩的肛門。

  「啊啊啊啊……女子高聲呻吟著,看著這淫媚的畫面,宋曉霞不由得又一次
臉紅起來:「周記者也喜歡看這樣的肥皂劇啊。」

  「反正沒什幺事,就算不看這個,別的台也是這些穿越劇。」周亦正笑道,
一只手已經搭上了宋曉霞光滑的大腿。

  「嗯……也是,聽說這是國家有意引導,是想告訴我們不但現在一個女人要
陪很多男人做愛,穿越到古代也是一樣……你看這個女主角,到了古代還被那幺
多男人搶,還都是王子呢……」

  「呵呵……是啊。就是想說連皇親國戚都要好幾個人共一個老婆,何況我們
這些屁民……」

  這時董梅走出了衛生間,穿著剛才那件透明的護士服,略微有點濕,完全就
像一層塑料紙,除了增加誘惑力,沒有別的作用。一頭黑發也挽了起來,戴著一
頂護士帽,更顯得唇紅齒白,眼波如水。笑道:「什幺事請討論得這幺熱烈?」

  「沒事……聊聊電視。」宋曉霞微笑道,周亦方的手正在她年輕健美的大腿
上輕輕揉捏,弄得他小臉上又有些绯紅起來。

  「哦……《步步精腥》啊。這片子不錯的。」董梅也坐到周亦方身邊,和宋
曉霞一左一右夾住了他。兩個美女身上散發著不一樣的香氣,宋曉霞是清幽的少
女體香,而董梅則是甜蜜馥郁的濃香,光是這樣的香味就足以讓正常的男人欲火
燃燒起來。

  這時周亦方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提電腦發出了提示,周亦方掙紮著看了一眼,
視頻傳好了。他發過去一條:「好了,你自己看,我下了。」就笑著關掉電腦,
然後張開雙手,同時抓住了董梅和宋曉霞的乳房。

  這邊的周娟娟則聽見周亦正操作電腦的聲音,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視頻
可以看了?」

  「嗯。」周亦方打開視頻,母子兩人就肩並肩地偎依著看了起來。

  畫面上出現了混亂嘈雜的景象,一個女主播正在略帶驚慌地喊道:「幹…
…幹什幺,你們冷靜……」

  一群鄉下人圍了上來,死死地盯著她白嫩的裸體。人群裏突然傳出了一聲:
「我們不要充氣娃娃,我們要女人!」

  「——對!要女人——」

  「要女人!要女人!」

  群情洶湧,女主播更害怕了:「你們可以去政府請願,我只是電視台的。」

  「呸!」「超過五個人一起上街散步就算非法集會了!」「去的人少了,會
被城管打——」人群圍得更緊了,視頻畫面也劇烈地顫抖起來,看得出那個時候
周亦方也很緊張,只是職業性還使他堅持拍攝。

  周娟娟緊張地和周亦正對視了一眼,這時畫面更混亂了,人群裏有人喊了一
句:「這不是有個女人嘛?」

  「對——」「今天我們就好好用用……」人群緊緊地圍了上來,無數的手伸
向女主播白皙柔嫩的身體。女主播驚慌地喊道:「這……這是犯法的……」

  「貪官摸得,老子摸不得?」「老子就算坐牢今天也得在你那小嫩屄裏射一
炮——」畫面劇烈地搖晃,旋轉,女主播哭喊著被人潮淹沒……

  周娟娟不由得緊張地抓住了周亦正的手臂,視頻開始模糊,但是女主播的呻
吟聲清晰了起來。

  「啊……啊……」宋曉霞喘息著,跨坐在周亦方的身上,一只手撐著他的胸
口,另一只手掰開自己的陰唇,對著周亦方筆直的肉棒緩緩坐了下去。周亦方舒
服得顧不上出聲,因爲董梅的那對肥白軟嫩的乳房已經湊到他嘴邊,他正在含著
一顆腥紅的乳頭,用力地吮吸著。

  「嗯……」宋曉霞柔聲呻吟著,慢慢地套動起來。

  「嗯——」家裏的電腦畫面上,女主播也呻吟著,很明顯,已經被不知道幾
條肉棒侵入了身體。

  一時間兩邊都滿是春意,觀戰的周亦正不由得有些把持不住起來,周娟娟成
熟的胴體正在緊緊地貼著他,不知道什幺時候他的手就握住了媽媽柔軟的乳房。

  「曉霞……別怕,不會比破處的時候痛的……」董梅微笑著安撫宋曉霞,宋
曉霞掙俯身趴在周亦方的病床上,高高地撅著雖然不算大,但是緊緻渾圓的白嫩
臀部,嬌嫩的肛門已經被董梅塗上了她自己的淫水,正在泛著清亮的水光。董梅
一邊伸手輕輕地挑逗著她嬌俏嫩滑的雙乳,一邊微笑著對周亦方使了個眼色。周
亦方會意,挺著筆直的肉棒對準宋曉霞的肛門,慢慢地擠了進去。

  「唔……」兩邊發出了不知是痛苦還是歡愉的呻吟,宋曉霞低著頭,緊緊地
咬著嘴唇,忍受著周亦方侵入她嬌嫩的後庭,而電腦畫面上那位女主播則全身上
下叁個洞都被插入了肉棒……

欧美另类高清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