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我的写真风波

精彩内容:

Contents

  「老公,我去拍一套寫真吧!」,我穿著可愛的卡通睡裙趴在床上,翹著雙腿,雙手托著腦袋枕在枕頭上面,看著IPAD對老公說道。

  「嗯?你之前不是拍過嗎?」老公盯著電腦,頭也沒回。

  我嘴裏的老公,只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在一起已經快叁年了,也打算在今年年底結婚。爲了能過二人世界,哪怕房價看是那幺的高高在上,我們也只好咬牙買了一套。不過,由于大家都不希望過的太累,而且我們二個人的工資也不能算很高,我們也就簡單的買了一套二室一廳的二手房。

  剛剛認識老公的時候,我們還沒有住在一起,而且因爲上班的關係,大家一個星期只能見一次面。每次當我大清早趕到我老公租的小屋時,他總是迫不及待的幫我扒個精光。那個時候好像對于我的身體,他特別的迷戀,怎幺看也看不夠,怎幺做也做不完。
235458nrgarzzr4a70aa60.jpg.thumb.jpg
  哎,可是現在呢,睡裙根本擋不住我的春光,小內褲也早就跑出來呼喚他了,可是,對于他來說,電腦裏的遊戲比我這個大美女更加迷人。而且最讓我憤憤不平的是,老公他守著我幺一個大美女,現在卻越來越不願意和我做愛了,我發現他好幾次自己偷偷的打飛機,真是氣死我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拍了的好不好。」我假裝憤怒了。

  「好好好,你去拍好了。」老公還是沒有回頭。

  「你來幫我選嗎,這裏有好多家團購的呢,蠻便宜的,你來幫我看一下吧!

  」既然老公同意了,那就繼續撒下嬌。

  「你自己選吧,選好了我來幫你付錢。」老公終于還是回過身來,但是屁股卻還是坐在那裏紋絲不動。」乖,自己挑吧,我又不知道哪家照的好。老婆乖啊,我這牌還沒有打完呢。」

  就知道玩遊戲,不過,既然老公同意付錢,那也就算了吧。誰叫本姑娘心地善良呢。我老公脾氣不好,時不時就會沖著我小發一下火,不過,我性格比較溫順,一般都不會和別人計較。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不懂得該如何拒絕別人,有時候明明不太願意的事,別人一求我,我就有點心軟,不知道該怎幺辦了。不把我徹底惹火了,我一般都不會生氣。難過的時候,就一個坐著流眼淚,不過,老公這點很好,一看到我哭了,馬上就會來陪個不是的。

  選好影樓是第二天的事,趁著上班不忙,就和幾個同事叽叽喳喳的訂了下來,我們一共四個女孩,商議好到時候一起去拍。這家影樓剛剛開張,所以爲了賺些人氣,特意在團購網上弄了一個大優惠來吸引眼球。晚上回家和老公一說,然後從他的錢包裏拿了幾張票子出來。白天是同事幫我一起網付了,明天還要還給別人錢呢。

  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臨拍前的幾天,另二個女孩子因爲有事變了卦,要推遲一段時間才去。所以拍攝那天只有我們兩個女孩子了。另一個女孩子叫小鶴,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同事。小鶴真的很小,才21歲,而且長的特別可愛,像個漂亮的卡通女孩,那雙大大的眼睛有時候盯著你,一眨一眨的,好像真的會說話似的。小鶴來了沒多久,公司就有男同事開始追她了。

  不過,小鶴到是有一個男朋友,好像在一起談了有半年了,有一次下班來接小鶴的時候,大家見過。她男朋友長的還行,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個油腔滑調的主。

  回家的時候,和老公抱怨,說起那兩個家夥臨陣脫逃,老公估計是聽出我的意思了,試探的說了聲:「反正那天我休息,我陪你一起去吧!」「好呀,好呀!」我開心死了,就知道老公會陪我去的。老公一臉郁悶的又打遊戲去了。

  那天早上,我早早醒了過來,然後開始調皮的把老公的大寶貝含在嘴裏吃了起來,老公在快感中睜開雙眼,擡起我的腦袋,說了聲:「寶貝,上來。」我飛快的脫去睡衣,然後跨坐在老公身上,用早就濕潤的陰道吞沒了老公的堅挺。

  我老公的寶貝和一般人的差不多,可惜不夠持久,一般來說,四五分鍾就會射了,但是早上做愛的時候,時間會稍微長一些,所以我也就經常早上醒來後挑逗我老公。等到一切恢複平靜,老公又懶懶的睡了下去,剛剛也不過才七八分鍾呢!我感覺我才剛剛有點感覺,他又到了。哎,不過我們二年多這樣的性生活讓我也變得習慣了。我輕輕打了一下我老公那軟塌塌的家夥,然後去浴室沖洗。

  「老公,我今天穿什幺呀?」我把老公拉了起來,晃著他的腦袋。

  「隨便呀,反正你拍寫真的時候,那邊不是有衣服讓你挑的嗎?」「也是哦,那我今天裏面穿什幺呀?」

  「又不穿著內衣拍,裏面穿什幺有什幺關係。都可以啦。你選吧,我去洗臉。」

  「哦,好吧!」我呆呆的看著一堆內衣,想了想,還是挑了一件黑色的蕾絲紋胸。黑色能夠把我白皙的皮膚更好的顯露出來,所以我黑色的內衣是最多的。

  內褲嗎,也選了一條黑色的四角褲。正好這個時候老公也進來了,奇怪的說了一聲:「你來那個啦?」

  「沒有呀!」

  「那你怎幺今天穿四角褲?」

  哦,原來是奇怪這個。我平時一般都只是穿叁角褲的,而且大部分都是那些性感暴露的,穿上身上,前後都擋不住什幺。有時雖然也穿丁字褲,但是總覺得勒著下身不舒服。一般來月事的時候,我才會穿四角褲的,因爲什幺,我想很多人是明白的。

  想想很有意思,以前內衣的出現,就是爲了讓人能夠有最後一塊遮羞布,但是現在你去商場裏的內衣店逛逛,穿在模特身上打廣告的,全是那種非常性感,透明誘人的款式,讓人一看就想入非非。老公也非常喜歡這樣的內衣,所以我以前很多比較保守的純棉內衣都扔掉了,現在雖然也還有純棉的內褲,但也是那種很可愛的款式,那種小小的叁角褲頭緊緊的包裹著下身,有些帶有卡通圖案,有些則是小花小草,老公說,這樣的很清純,呵呵!

  「老公,你都笨死了,穿著四角褲安全一點嗎,不然你老婆走光了怎幺辦?

  你看你,叫我買的每一條內褲要幺這幺小,要幺都透的要死。你想讓我給別人看嗎?」

  「呵呵,這樣呀,好吧,我錯了。」老公笑了起來。

  接到小鶴以後,發現她是一個人來的。她昨天不也說叫男朋友陪著一起來的嗎?看來遇到什幺事情了。問過她,才知道原來是懶的起床,真是的。還是我老公好。去那個地方好遠,還好有叁個人,不然我們兩個都要累死了,現在帶著我老公,至少還能讓他拎著包包。

  到了地方以後,才發現今天約了好多人,看樣子要拍很久了。本爲以爲很快呢,還說好了下午一起去看電影呢,不知道還來不來的急。一個女孩子拿著宣傳畫冊讓我們挑選衣服,只不過雖然一大堆的衣服,但是沒什幺滿意的。發現其中有一套非常唯美,問過以後才知道,才知道原來是後期處理的效果,而且拍攝的時候要全裸才行。

  選來選去,我挑了二套裙子,一套用來拍外景,一套類似于宮廷裝。還有二套選了一件白襯衣和一件浴袍。這二套都是老公的意思,她的前女友也曾經拍過這樣的寫真,有一次我無意中看到過。雖然我也同意用這二套,但還是找了個機會狠狠的扭了他二下。小鶴同樣選了襯衫和一套外景用的裙子,只是另外的換成了一套小西服和一套青春可愛的服裝,這樣也對,適合她那可愛的外表。

  給我拍的那個攝影師叫剛子,個子很高,很帥。一臉的笑容讓人很感覺很親切。不過給小鶴拍的那個攝影師長的一般般,他叫阿軍,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小鶴嘀嘀咕咕的有些不太願意,本來想叫剛子拍完了我的再給她拍,但是剛子有些爲難,說今天人太多,如果這樣等下去的話,怕是要很長時間。小鶴這才不情不願的換上衣服,陪那個阿軍出去拍外景。

  和剛子下樓拍外景的時候,老公也同樣陪著我下樓的,剛子一邊幫我拍,我就一邊問他好不好看。老公一直說,不錯,人好看拍什幺都好看。老公他很少當著外人的面誇我呢,我覺得非常開心,對著剛子也格外客氣起來。

  等我回去樓上以後,第二套衣服我選了拍浴袍。剛子說先把另一個客人的一組拍完,讓我先等一會。老公等了一會覺得很無聊,出去抽完煙回來以後就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用手機看起小說,我穿著浴袍在四處轉來轉去,然後一溜煙的跑到老公身邊:「老公,老公,我剛剛看到有人裏面沒穿衣服拍呢。」「這你也看到了?」老公頭也沒擡。

  「對呀,她剛剛從那個房間裏出來的呀!」我正想指給他看,發現他一點反應也沒有,只好接著說:「她從我身邊走過去的時候,我看到她的乳頭了呢!」「呵呵,那你剛剛不叫我看。正常的很,現在的女孩子開放呀。哦,疼呀!

  」

  我扭了他一把,然後對他說:「我去看看小鶴拍的怎幺樣了,她剛剛好像去拍那套襯衫的了,我去看看怎幺拍的。」

  「哦,你去吧!」

  我跑到小鶴的房間外轉開把手,「嗯?」門怎幺是反鎖的。我敲了敲門,裏面傳來阿軍的聲音:「誰呀?」

  「是呀,我來看看小鶴。」

  房門過了好一會才打開的,「不好意思哦!剛剛正在拍著的。」阿軍眼神有些遊離,不過我沒有多想什幺,跑了進去。

  小鶴正穿著一件白襯衣半坐在一張白色的墊子上,雪白的大腿裸露著。大腿的頂端同樣是穿著一條四角褲,上面畫著很卡通的圖案。呵呵,估計是我和考慮

  的一樣。只不過我感覺小鶴的臉怎幺紅撲撲的,嘴角上好像還有些濕露露的呢?

  (我這個人的腦子從來是不願意多想什幺的,老公經常說我沒心沒肺,而且,當時我也不覺得能在這個房間裏發生什幺事情,只是覺得可能是因爲下身只穿著內褲,小鶴有些害羞呢)

  小鶴的襯衫上只扣著一粒紐扣,露出她白色的抹胸。好可愛的樣子呀!小鶴的乳房不大,雖然我的也不算太大,但是比她要豐滿一些的。阿軍又開始叫小鶴擺造型了,而我就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想著呆會自己也會只穿著內褲讓另一個男人拍照,不過,剛子長的很帥呢,讓這幺個帥哥拍,應該不吃虧吧。

  直到剛子進來找我,我才隨他到另一間房間裏去。走的時候對小鶴說,叫她拍完了過來找我。房間裏幾乎沒什幺東西,只有一張大床墊鋪在地上,簡陋的很。本來老公也跟著一起進來的,但是剛子說不行,叫他在外面等著,而且還開玩笑似的說了聲:「沒事的,呵呵,你在外面保護著,在這裏,安全的很。」等我老公出去以後,剛子把門同樣反鎖了起來。我被剛子逗笑了,是呀,在這個房間裏,你還能把我怎幺樣嗎?不過還是有些不同的,剛才在外面,到處都是行人,而且老公就在我身邊,而現在,一個緊閉的房間裏,只有我和他兩個人,而且我的浴袍裏面只穿著內衣褲的,感覺突然有些怪怪的了。

  剛子很溫柔,一直細心的告訴我該如何擺出迷人的造型和笑容,慢慢的,我也就放鬆了下來。因爲拍攝中的扭動,我浴袍的腰帶一點點的鬆了下來,剛剛我也只是很隨意的繫了一下。不知道什幺原因,真的不知道是因爲什幺原因,我並沒有再次把它繫緊,而是讓它一點一點的完全鬆動,脫落,浴袍一點點的分開,這個時候,在某些角度上,已經可以透過它,看到我黑色的內衣褲了。

  剛子停了下來,看了一會我,然後說:「要不要把浴袍脫了拍幾張?」「啊?還要脫了拍的嗎?」

  「看你願不願意了,只是大部分人都會脫的,脫了拍的效果更好一些。呵呵,畢竟穿著浴袍準備洗澡的時候,最後都要脫了洗的,是吧?」我想了好一會,剛子看出了我的猶豫,試探的問了一句:「是不是怕你老公不開心呀?」

  是的,我確實是怕我老公不開心,但是他這幺問了以後,我反而不承認了,「沒有,他不會說什幺的。」

  「那你爲什幺不試試呢,我不會騙你的。再說,現在門是關著的,又不怕被其它人看到。」

  「好吧,稍微拍幾張就好。」

  「嗯,好。」

  正當我準備把浴袍解開,要整件脫下來的時候,剛子反而阻止了我,「等等,先不要全脫下來,要一點一點的往下脫,我是要拍你整個脫衣的過程哦,呵呵,我可不是色狼,要讓你馬上脫下來給我拍的。」剛子的話一下子讓我臉紅了,「你怎幺這幺說,我不脫了。」「呵呵,對不起,對不起,開玩笑啦,開玩笑。我平時都是這幺幫別人拍的,就是你可以想像一下,一個女人慢慢的脫下衣服,然後準備去洗澡的過程,這樣是不是顯得很動人,是吧!」剛子向我道歉,趕忙開口解釋著。

  既然決定脫了衣服拍,我反而一下子覺得輕鬆起來,也更加放的開了,其實剛剛那套全裸的效果才是我最想拍的,但我知道老公一定不會同意,那現在就這幺拍喽,就當拍套內衣寫真了。

  我開始在剛子的指揮下,開始一點點的將我的身體暴露在他的鏡頭中,等到坐下來慢慢拉起衣服露出大腿,我知道,他蹲在那裏拍我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我的內褲了,不過,反正呆會都要脫的,而且還是四角褲,也不怕他看到什幺。

  再到背著他露出雙肩,然後面對他露出我的胸罩,露出我的內褲,再慢慢的放開手,讓整件浴袍自由滑落下來。

  現在,我的身體上終于只剩下這套黑色的內衣褲了。雖然是比較保守的內褲,但是胸罩畢竟是半罩杯的,還是露出了一大片的隆起,再加上很好的塑身效果,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我一直對我身體都是很滿意的,胸部雖然不大,但是一只手正好可以滿滿的握住,平坦的小腹,細細的纖腰,加上我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肯定讓他覺得很過瘾。

  他的目光時不時的盯在我的胸口和下身,雖然我的內褲是黑色的,但畢竟蕾絲的面料裏還是能隱約看到我的陰毛,稍許緊身的內褲把我的陰部勾勒的鼓鼓囊囊,還說自己不是色狼,不是色狼能老是盯著我的胸口和下身看嗎?可是對于一個帥哥那赤裸裸的目光,我反而覺得有些開心和一絲絲的羞意,也開始覺得爲什幺房間裏這幺熱呢?

  剛子讓我坐了下來,先是後仰著用手撐地,展開兩條筆直的大腿,然後又讓我雙手前撐,略微附下身體,歪著頭對著鏡頭微笑,這樣的前撐,更是把胸口緊緊的擠在了一起,乳溝是不是更明顯了?我暗自揣測著,會不會拍到我的乳頭呢?

  剛子的快門一直在響,這套衣服他可比剛才用心多了,起碼都有拍了四五十張了吧。剛子又讓我站了起來看著他的鏡頭,微微張開紅潤的嘴唇,用雙手插在頭髮裏,做著準備散開頭髮的動作。這個動作是不是特別的風騷呢?不然他怎幺連著讓我做了好幾次。做完這個動作以後,剛子突然問起我來:「要不要拍兩張SEX一點的?」

  「啊?那要怎幺做呀?」

  「很簡單的,你先背過去,把內衣的肩帶放開來,沒關係的,稍微放一點就好了。對,來,回過對呀,看著我的鏡頭,對,就這樣,笑。好的。」不知道拍好了給老公看的時候,他會不會興奮呢?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剛子又開口了。「這樣吧,你用手勾住內褲的邊,往下拉一點,想像著自己正在脫內褲的樣子。」

  「不行,這樣不太好吧!」

  「不是叫你全部脫下來,只是往下脫一點點,露出一點點就好了。」「不要了,這樣我老公會生氣的。」

  「哦,這樣呀,只脫下來一點點也不行嗎?」

  「嗯,還是不要了吧!」

  「那好吧,真是有些遺憾呀,呵呵。這樣的動作其實很美的。這樣吧,你跪下來,背對著我。」正當他叫我跪下來,站在我身後準備拍我屁股的和後背的時候,敲門聲響了起來,是小鶴過來了。

  小鶴進來後看到我只穿著內衣褲,稍微有些驚訝。「小鶴,你那邊拍好啦?

  」我趕緊打開話題。

  「嗯,呆會再去拍其它的。他先給其它人拍一下。」我們的對話才說完這兩句,門又一下子打開了,該死的小鶴,剛剛怎幺沒有把門反鎖起來。進來我老公,他盯了我一眼,舉起我的電話,「有人找你。」然後二話沒說,走了出去。

  接電話的過程中,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剛剛老公的眼神其實讓我感覺很害怕。我是不是該穿上衣服了,該死的同事,打電話來問我們拍的怎幺樣。再過一會,等我拍完穿上衣服再打不行嗎?還沒等我挂掉電話,老公又走了進來,冷冷的看著我。我心裏一慌,趕緊和那邊說了句:「一會聊,正在拍呢。」然後就挂斷了。

  挂完電話,我低著頭,等著老公開口。那邊死剛子還在叫著讓我老公出去等會,說一會就拍完了。老公正眼都沒看他,說了聲:「出去,不拍了。」剛子好像很尴尬,追問了我一聲:「還拍嗎?」還沒等我搖頭,老公又說了一聲:「聽不懂人話嗎?」我趕緊撿起地上的浴袍,對剛子說:「不拍了,就這樣了。」等到剛子出去以後,老公一把抓過我的正準備穿的浴袍,指著我的臉問我:

  「誰讓你脫的……說話呀,怎幺不說話了。說呀!」老公上來推了我一把,然後這一聲大吼,把我和小鶴都嚇了一跳,小鶴趕緊勁他,「你先不要生氣嗎?好好說,好好說好不好?你可不要動手打她呀!」而我,則嚇的更不敢擡起頭來。由于門是開著的,所以有人發現屋子裏有些不對勁了,那些等待拍照的人都開始叁叁兩兩的聚在我們門口,議論紛紛起來。

  「我不打她。問你話呢,誰讓你脫衣服的?」

  我嚇的一直不敢說話,老公等了一會,又開口了,「不說是吧,好,你喜歡脫,那就在這裏慢慢脫好了。」然後一把把浴袍扔到我身上,頭也不回的轉身走了出去。「看什幺看,走開。」

  我趕緊穿好衣服跑了出來,老公已經不在了,問起他們前台的人,才知道他剛剛已經進了電梯下樓了。我連打了他好幾個電話,他才接起來。「老公,你不要生氣好不好?你先回來吧!」

  「回去幹嗎?看你脫衣服嗎?」

  「不是的呀,我已經穿好了。你回來吧,我不脫了,還有二套衣服總要拍完的吧!」

  「拍個屁,你這幺喜歡拍,繼續拍你的。我先回去了。」「老公,你回來吧,我真的不脫了。還有二套了,很快的,好不好,你先回來吧!」

  「我再說一次,要拍的話呢,你就繼續拍。如果你覺得這件事情應該解釋一下呢,你就自己回來。」

  「老公,你不要這樣子嗎,我們交了錢了呢,不拍不是浪費了嗎,我真的不脫了。」

  「看來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很有問題,懶的說了。」老公那邊一下子挂了電話,無論我再怎幺打,他都沒有再接。

  算了,不拍就不拍了。都過了二十分鍾了,老公還是不肯接我電話,我拿上東西,換回我自己的衣服,跟小鶴打了聲招呼,叫她自己注意安全,然後趕緊回家。整個下午,無論我怎幺和老公道歉,老公始終也不搭理我。一個人對著電腦,晚飯後,老公也早早上床看電視,難得今天不打遊戲了。我也趕快洗漱乾淨,全裸著上床抱著老公。他一直想把我推開,可以就是不松手,慢慢的他也懶得管我了,可就是不和我說話。

  老公雖然脾氣大,但是一般來說,都是有事發完脾氣就沒事了,這次一聲不吭反而讓我更加害怕。「老公,你和我說說話吧,我真的錯了,你不要不理我呀。」這已經不知道是我第多少次的道歉了。老公粗魯的推開我,然後轉身給了我一個冰冷的後背。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裏,老公一直對我有些不理不睬,偶爾說了兩句,話題也都迅速轉移到我那天爲什幺要脫衣服的問題上。我從剛開始不厭其煩的道歉,解釋,到慢慢的也有些煩了。還好,老闆因公司業務的問題要出去和客戶談判,而這個客戶一直是我聯繫的,我也就陪著老闆去了趟北京。

  可能有時候真的是小別勝新歡,我出差的五天裏,老公時不時會給我發個信息,問問我吃飯了沒有,那邊吃的習不習慣,晚上也一直陪我聊到睡著爲止。還好,還好,終于消氣了。回來以後,我們好像又恢複了以前的生活,只不過……「寶貝,快說,快點說,爲什幺要脫衣服,是不是想給別人看?」老公一邊用力的頂著我的屁股,一邊氣喘籲籲的問我。

  「不是的,沒有想給別人看,我只給我老公看的。」雖然老公平時已經不在問起那天的事,可是沒想到我們做愛的時候,他還是提了起來,而且最近做愛的次數也頻繁了很多,每次做的時候裏一直重複的在問。

  「只給我看的,你不還是脫了嗎?說,說你是給別人看。」「不是,不是,我只給我老公看的。而且那天的衣服又看不清楚。」「還說看不清楚,毛毛都能看的見,怎幺說看不清楚。說,誰叫你脫的,是不是你主動要脫的。」

  「沒有,不是我主動要脫的。」

  「那爲什幺要脫?快說。」

  「是他叫我脫的,啊……他說,他說脫了拍的效果好。」「他叫你脫,你就脫了,是不是他讓你全部脫光,你也會脫的。」「不會的,老公,我受不了了。啊……不會的,不會全脫的。」「還說不會,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天最想拍的就是那套全裸的,還好我那天跟著你去了,不然你肯定會脫光了讓別人拍,是不是?」「不會的,真的不會的。」

  「還說不會,說,你會的,你這個騷逼,快說,快點。」「啊……我會,我會的,老公你要是不去的話,我會脫光給他拍的。」「說,你是不是個騷逼,別人一叫你脫衣服,你就脫了。」「是的,我是個騷逼。別人叫我脫我就會脫的。」「那他叫你全脫了,你會不會脫?」

  「會的,會的。他叫我脫,我就全脫了給他看。啊……老公,老公你慢點。

  」

  「騷逼,說,你會不會讓他幹?」

  「嗯,會,我會讓他幹的,讓他使勁的幹我,我還要給他吃雞巴。」「就知道你是個騷逼,騷逼,說,你老闆帶你去北京幹什幺?」「去見客戶啊。」

  「狗屁,去見客戶帶你去幹什幺?是不是去給他幹的?」「嗯,是的,是的,是去給他幹的。」我回想起在北京這幾天的生活,臉上一片潮紅,感覺身體更燙了,不由自主的收縮起下體,讓陰道緊緊吸住老公的寶貝。

  「啊,越來越會吸了,小騷逼,他是不是每天都幹你?」「對的,你每天給我打完電話,他就過來幹我了。」「騷逼,幹的爽不爽?」

  「爽,但是沒有老公幹的爽。」

  「他有沒有叫那些客戶一起來幹你?」

  「沒有,沒有。」

  「還說沒有,幹死你。」

  「啊……有的,有和客戶一起來幹我。啊……」「他們怎幺幹你的?」

  「他們一起來幹我,都插我了。」

  「都插你哪了?」

  「哪裏都插過了。」

  「是不是一個插你嘴,一個插你騷逼,還有一個插你屁眼?」「對的,他們就是這幺幹我的。啊……老公,你今天怎幺這幺厲害了?」「這樣幹的爽不爽?」

  「爽死啦,每天都是這幺幹我的。我都不想回來讓老公幹了。」「騷逼,你的屁眼都不給我幹,還出去給別人幹是吧!」「嗯,是的,我的屁眼就是留著出去給別人幹的。」我一直沒有和老公肛交過,雖然我知道他很想,但我一直和他說疼的很,他也就不勉強我了。

  「幹死你,我幹死你,還怎幺幹你了?」

  「他們還叫我吃精液了,吃了好多好多的。」

  「騷逼,幹死你,啊,射了,射了,啊……」

  老公狂吼中將火熱的精液一股腦的灑在我體內,然後喘息著趴在我背上休息,剛剛他一直持續的快速抽動,應該很辛苦的。我舒緩了一會後,輕輕的對老公說:「老公,以後不要這幺說我了好不好?」老公敷衍的嗯了一聲。

  這些天,每次做愛的時候,老公都是這幺和我對話,而且我發現,我越是說的很越淫蕩,老公就越興奮,做的時候就越起勁。不知道老公到底什幺時候才不會在做愛的時候說這樣的話,老公,我真的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淫蕩的女孩了。只是,你不知道我的過去罷了,當然,我希望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Contents